明明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明明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但從受害者、
被害者、
加害者、
受惠者、
既得利益者、
旁觀者,
卻都只有”不知道,要不然嘞?”的態度。就好像事事不關己似的…..。
這是個集體愚蠢,集體裝死,人造地獄荒謬極致的世界。

=========================

歷史經驗告訴人類,資本有能力成功解決生態問題。在科技的進步、政治體系或外交支援的框架下,人類確實有能力抵禦自然資源稀缺而導致資本體系崩壞的潛力與前例。但同樣是歷史經驗楬櫫的,許多環境問題會被當成資本流通積累的籌碼,所謂的解決,是解決了「掌握工具的人的問題」,而不是「所有的人」。這正是不均衡地域發展的特徵:未獲得足夠照顧的地區,可能流失愈來愈多活動。它們可能陷入蕭條和衰敗的惡性循環。結果是財富、權力和影響力分佈不均,集中在若干地區。
……

雨貝在片裡不譴責任何個人,因為資本主義的分工體系,讓每個人都承擔著一點惡卻無知。在他的許多訪問裡,受訪者經常回答「我不知道」。不知道有真,有假。正是這真假的交錯,導致了無任何抵抗的平庸崇拜。

「這就是生意。非洲孩子收到槍,歐洲孩子收到葡萄。」一位機師最後對雨貝說,這就是他的故事。他希望世界上所有孩子都快樂,「但我不知道怎麼做。」

不知道。彷彿悲觀的收束,但不是,不能是,不會是。因為雨貝描述聚集了世界上所有困境的寓言。最後的「我不知道」顯露的是情感,是感受恥辱,是終於體悟,這紀錄片最初那漫長時間虐殺蜜蜂的畫面是巨大的鬧劇。荒謬裡會有覺醒。反諷(irony)的核心,是希望抵達顛覆。
……

【TIDF焦點導演】達爾文的噩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