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找不出那個「是」

如果,臺灣真發生了同樣的情形,人們可以疏散到哪?那個地區會接受大量湧入的難民?接受了後續又會如何?那群逃不掉的,留下來的又能如何?誰會來幫助臺灣?怎麼個幫助法?臺灣怎麼自救?如何自救?臺灣究竟了這個可能的發生嗎?…..在腦中揮之不去的是「墨菲定律」,不是杞人憂天,只是實事求是,但一直找不出那個「是」。

〔311日本地震〕核事故兩年半後的福島

BY ON ·紀實攝影 .

無人的福島浪江町,晚上街燈依然亮著。
fukushima01

又是福島核災?沒錯,即使你依然去日本旅遊,依然食日本魚生,但是福島核災仍然是整個東亞地區,甚至是全球都關注的重要事故;而東電與日本政府的處理手法、災民重置等問題,仍然是重要是議題。至今 160,000 名被疏散的居民仍然回家無期,僅能每月一次返回災區,但不能過夜。距離香港僅100多公里的台山核電廠卻正在興建,其安全標準亦備受質疑 (詳情看公共專業聯盟),而早前颱風天兔更令人擔心大亞灣核電站的安全,會否有一天,你我也要被逼離開現在身處的家?

路透社攝影師 Damir Sagolj 於上個月隨其中一團回到災區,實拍當地的景況。下圖是浪江町海邊一間荒廢小屋與祭品。

fukushima03

fukushima04

在小鎮中的輻射深測儀。

fukushima05

fukushima06

下圖女仕正倚在親人的墳墓,而這裏曾被海嘯所破壞。

fukushima07

被海嘯衝到內陸稻田的汽水機。

fukushima09

一名東電的工人正在去除過多的雜草。

fukushima10

下圖是 Keigo Sakamoto,58 歲,抱著的小狗名叫 Atom,因為牠就出生於福島核災不久之前。Sakamoto 本身是一名農夫,在核災後拒絕離開,並且與他 21 隻狗和超過 500 隻動物繼續住在原地楢葉町, 當中有不少動物已被原主人所拋棄。

fukushima11

來自京都的消防員正為浪江町的死難者祈禱。

fukushima12

小鎮內的鐵道長滿了野花野草。

fukushima13

Mieko Okubo,59 歲,其家翁 Fumio Okubo 在核災不久後,於福島飯館村他居住了一生的房子中上吊自殺,因為他無法忍受死在別處。往後,Mieko 會隔天從區外回來禁區餵飼家翁的狗與打掃房子。

fukushima14

村內小學的理科室黑板寫著各種想法,日本廢核、總有一天回來、福島加油等等。

fukushima15

2011年3月12日的《福島民報》,頭條正是前一天的大地震,現在都被遺棄在辦公室裏。

fukushima16

fukushima17

一袋袋受輻射污染的泥土、瓦礫被暫放於網球場上,距離真正解決還遙遙無期。

fukushima18

在福島雙葉町裏一間廢屋內,躺著一條貓屍……

fukushima

關於福島的文章,大家還可以按以下連結瀏覽。

活在地獄︰被遺棄於福島的動物

Google 街景重新進入福島空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