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哪來的?

街友哪來的?

Awarelism_mw_to_google_2015032850
上週在 A+A space 分享會才講到這事;最需要得到幫助,卻最得不到幫助的是他們。等他們淪為街友才來賞碗飯給他們吃,供張床給他們睡,就太晚了,等他們事業垮了,自尊塌了,心死了,才來幫助他們就太晚了…。

真正需要被幫助的是這個年齡層的大叔們。上有老父母,下有妻小。有房貸要繳、有車貸要繳、有這保險要繳、有那保險要繳。有這稅要繳、有那稅要繳….。有心理的中年危機、有身理的健康變化。要承擔送老迎新的巨變,有國家社會工作同儕的巨大壓力要扛。一個不慎事業就垮了,一個不測身體就垮了。他垮了,家就垮了。從沒人會關注,從沒人想幫助。從國家到社會都以為他們是既得利益的中產階級,但其實是中慘階級;隨時都可能會變成很慘的階級。在城市中的大叔們,根本都是走投無路的柱子,承擔著所有的壓力悶著抵著、撐著。有裂縫的中流砥柱能沉默的撐多久,他不說沒人知道。當別人知道時,他已經敗了、垮了、累了、疲了、倦了、倒了。

真正的弱勢是城市裡的大叔們,
城市裡的孤魂野鬼….

 

對話紀錄:

  • 退休這是長期教育失衡後的最終現象。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又沒有樂趣的工作,就只是工作。 時間到了,沒利用或被利用的價值,選擇退休是唯一的選擇了。 這還是有工作做的。沒工作做的,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這個政府所犯的重大錯誤,誤導了幾代人民的人生。 例如服務業雖是專業,但不是專長,可被替代的機率太高了。在工作歧視嚴重的台灣,服務業更被當成低階下層的工作,沒有工作樂趣可言…。 沒有樂趣的工作只是份死的工作,熱情已死的工作。 對照我熱愛我的工作,沒到要死前,要我退休,門都沒有的。 政府與人民是要好好想想何謂工作….
  • 是的,這個政府只優惠資方、優渥官方,壓榨剝削台灣幾世代的奴工。從工會的功能、勞動部的立場、經濟部的策略、銓敘部的退撫就能看的出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